网站首页 协会概况 协会动态 信息中心 产业动态 科技之窗 经验交流 行业论坛 政策法规
 
网站首页 > 经验交流
 
【橡胶专家】高明环:结缘胶林 一生无悔
 [日期:2019-07-11]  [ 作者: ]  [ 来源: 海南日报 ]  [ 点击数:513 ]
 【字号:   】  【打印】   【关闭
 

     文海报集团全媒体中心记者 陈勇

     口述人

     高明环,1929年出生于江苏南京,1952年毕业于南京大学农学院林业专修科,1953年到海南垦区参与勘测规划等方面工作,1974年调到海南农垦中学当老师,1981年初到海南农垦局科技处工作,1989年退休。

    1950年,我考上南京大学林业专修科。1952年开学不久,学校通知农学院学生要去广东执行任务,具体做什么没说,还特别强调不许告诉家人。我们都很兴奋,很快就乘火车出发了。

    到广州休息一天后,我们就参加了动员大会,当时兼任华南垦殖局局长的叶剑英手执一双胶鞋上台,他说这双鞋是橡胶制造的。新中国刚成立,就遭遇了美国等西方国家的经济封锁和禁运。天然橡胶作为重要的战略物资被禁运。我们在华南地区的主要任务就是选址种橡胶。他还谆谆教导我们到广东后如何冲凉、防蚊虫等。

    1952年3月初,我们乘船离开广州,3月8日到达位于湛江的华南垦殖局办公地。按照当时“先平原后丘陵”的种植橡胶原则,我被分配到海康县进行勘查测量工作。当时的勘查测量仪器很少很简陋,一个队只有一部经纬仪(定方向),一个小平板仪(测水田)和一个土钻。

    1952年7月我们完成测量任务,回校领取毕业证后到华南垦殖局上班。在湛江,我和中山大学学生高连璠相识相知,后来结为夫妇。

    勘测红旗四处飘扬

    1953年初,我们根据安排到海南工作。我们从广东湛江乘卡车到海安,再坐木船到海口。在海上走了很长时间,才远远看到海口的楼房,大家都特别兴奋。当时,海口最高的楼是得胜沙路的五层楼,华南垦殖局海南分局就在楼里办公。不久,我们就分头到基层工作了。

    我们乘车到儋州那大后,再步行到白沙查苗进行橡胶宜林地的勘测工作。随后,我又和同事们到海南南部一块灌木林地进行测量。

    从海口到这块灌木林,我们一共走了三天时间。我们带着自己的行李,当地带路的同事则挑着一个担子,一头是咸鱼,另一头是一袋米,这就是我们当时的工作口粮。在一条河边,一间大草房是我们的宿舍,我们用木桩和木条搭床铺,全部人都住在一起。我是唯一一名女性,为了照顾我,他们让我住在偏西边的一个角落。在橡胶宜林地的勘测工作中,我负责用经纬仪定向。
    艰苦年代激情满怀

   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找地种橡胶、规划建农场是海南垦区的主要任务。为了新中国的橡胶事业,海南农垦的勘测设计队伍行走在人烟稀少的山林中。当时的工作、生活条件都比较艰苦,测绘大队长常常带领我们高喊这样的豪言壮语:

    十载韶光,辞亲别乡,奔南疆;满怀热望,开拓热带花园。

    十载韶光,踏遍千嶂,战风霜;五指山上,勘测红旗飘扬。

    十载韶光,宝岛变样,山河壮;喜披新装,胶园处处飘香。

    十载韶光,民富国强,心欢畅;高举玉觞,庆日升东方。

    这些慷慨激昂的诗句振聋发聩,鼓舞着勘测设计人员克服艰难险阻奋勇前进,至今仍不时在我耳边回响。

    1953年10月,我被派到定安垦殖所工作,没想到午夜时突然遇到台风。当时垦殖所的住房都是茅草房,我和其他同事感觉房子快倒了,就赶紧跑出去。我们躲到一间被刮倒的茅草房里的乒乓球桌下,才躲过台风。这是我在海南第一次遇到的大台风。
    1954年4月,华南垦殖局海南分局为农场勘察测量规划设计工作成立了设计室,我们工作队人员全部调入海南分局,正式成为海南农垦设计室的一员。

    我在海南农垦系统工作了36年,在海南生活了66年。看到海南和垦区发生的巨大变化,我感到非常自豪和骄傲。结缘胶林,我一生无悔。


版权所有 @ 2011 中国天然橡胶协会  Copyright @ 2011 CNRAW.ORG.CN
 

电话:010-59199585  传真:010-59199589  电子邮件:trxjxh2008@163.com

地址:朝阳区东三环南路96号农丰大厦703室  邮编:100122